外媒:Lyft将进行裁员重组

若安丶 · 2020-02-02 18:42:12 ·出行

据外媒报道,美网约车巨头Lyft近日宣布,正着手进行公司重组,这将导致裁员。

据外媒报道,美网约车巨头Lyft近日宣布,正着手进行公司重组,这将导致裁员。

裁员重组

该公司表示,裁员将影响Lyft市场营销和企业销售部门,裁员人数大约为90人。在市场营销方面,Lyft正从逐个城市的市场营销团队转向区域营销团队,而其企业销售团队则在调整哪些城市是其首要任务。

作为对比,该公司有5500名员工,此次裁员的规模并不算大。

Lyft公司发言人亚历山德拉·拉曼纳(Alexandra LaManna)表示:“我们已经仔细评估了实现2020年业务目标所需的资源,我们一些团队的重组反映了这一点。我们仍在快速发展,计划今年雇佣1000多名新员工。”

Lyft是一批曾经飞黄腾达的科技初创企业中的一家,这些企业去年首次公开募股令人失望,目前正在处理是否能够盈利的问题。

此次也是Lyft自3月份上市以来首次裁员。去年,Lyft的主要竞争对手Uber在几轮裁员中解雇了1000多名员工。作为有争议的软银集团的投资企业,Uber重组计划的力度更大。

其他由风险投资资金推动并快速增长的科技初创企业最近也在收缩。

去年底,WeWork公司放弃了上市计划,该公司的估值从470亿美元暴跌到了70亿美元,成为史无前例的里程碑事件。这一事件中,日本软银集团和孙正义的投资神话惨遭破灭。风险投资行业对于孙正义的投资风格,以及科技公司创始人利用丰裕的现金胡乱投资、胡乱扩张进行了抨击。

在WeWork标志性事件发生后,全球风险投资行业进行了一场重大反思,他们开始对科技公司创始人提出更高的要求,尤其是制定盈利时间表,改善公司内部治理,另外投资机构呼吁要警惕那些披着科技外衣的伪科技公司(WeWork被认为是典型代表)。

在过去几个月中,全球科技新创公司出现了一股收缩大浪潮,接二连三的公司宣布了裁员、关停业务、收缩市场的消息,他们正在为未来的资金紧张未雨绸缪。

最近,曾经火箭式增长的印度酒店连锁公司OYO开始解雇2000名员工,退出多个国家地区。软银集团投资的多家公司也宣布进行收缩,比如一家机器人制作披萨的公司关停了披萨业务,转型包装业务。软银以亏本的价格退出了在一家遛狗公司中的股份。

在美国网约车市场,Uber和Lyft是居于垄断地位的两大巨头,Uber大约占据三分之二的市场,Lyft掌握三分之一。

和Uber相比,Lyft并未陷入企业负面新闻的风暴中,公司形象良好,该公司并未展开业务多元化,也没有进行大规模的国际化扩张,迄今为止主要耕耘美国市场。

然而作为网约车市场的难兄难弟,Lyft同样面临着Uber的长期亏损问题。在过去几个月中,Lyft一直面临投资者的质疑。该公司上市后,其股票在交易的第二天跌破发行价,至今仍未恢复。目前的股票价格比发行价下跌了30%以上。

盈利时间表

Lyft首席执行官洛根·格林(Logan Green)在10月份与投资者的一次电话会议中表示,该公司的盈利计划正在取得进展。他说,如果排除一些成本,网约车服务将在2021年底前盈利,比计划提前一年。

要实现在明年底盈利的目标,Lyft管理层面临着巨大挑战。

该公司在减少亏损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例如,在最近披露财报的季度(去年第三季度)中,该公司的调整后净亏损从2.453亿美元(2018年第三季度)降至1.216亿美元(2019年第三季度),销售收入从5.85亿美元增至9.556亿美元。

不过如果算上所有的成本,该公司的亏损一年来有所恶化,其中2019年第三季度的亏损包括一笔巨大的股票薪酬支出和8660万美元的费用。投资者是否将调整后亏损的和公认会计原则的结果视为改进有待商榷。但是,同期该公司的运营现金流确实有所改善。

Lyft将在大约两周后的2月11日宣布2019年第四季度的业绩。到那时,外界将更加了解这家公司最新的盈利能力。

监管环境拉高成本

一方面,资本市场和投资人要求Lyft等公司早日盈利,另外一方面,严峻的法律监管环境正在提升网约车公司的运营成本,甚至是“毁灭”网约车商业模式。

Uber和Lyft公司的总部在旧金山,加州是最重要市场之一。然而根据加州今年初生效的新法律,包括网约车在内的零工经济公司(即从业者自由安排时间的兼职经济)必须把从业者当做正式工,提供完善的福利待遇,而不是外包工。

在传统的外包工模式下,网约车司机要负担油费、汽车保养费、保险费,网约车公司最大可能降低了成本,这种商业模式能够在全球被拷贝、做大。

然而过去多年中,网约车公司一直面临巨大的争议,就是剥削司机的劳动。美国多份报告指出,美国网约车司机的工资水平普遍达不到各州法定最低工资,甚至仅为最低工资的三分之一。许多低收入群体贷款买车当上网约车司机,却发现要靠车费的收入来还贷养家,极为困难。美国的政界人士过去也对Uber、Lyft进行了抨击。

作为对今年年初生效的加州新法律的回应,Uber推出了对该州司机的变革措施,这些变革曾经是不可想象的:限制Uber的佣金,提高车费透明度,司机甚至可以自己确定运费价格。

但是Lyft目前保持了沉默,并未有对司机的政策调整。

在过去十年中,Uber、Lyft、Postmates、Instacart和DoorDash等知名初创企业在很大程度上是通过将员工视为独立外包工而非全职员工来建立业务的。这意味着他们大多没有义务提供最低工资、加班费、从业者补偿、失业保险和带薪病假。从业者们需要自己承担各种费用。

根据加州新法律,如果要把从业者归类为独立承包商,公司必须证明从业者不受公司控制,并在正常业务过程之外工作。如果被迫将他们的司机和快递员重新归类为有福利的正式工,这可能会大幅提高这些零工经济公司的成本。

起初,零工经济公司们对这一威胁采取了一致的立场。Uber、Lyft和DoorDash各投入3000万美元支持一项投票活动,并得到了Postmates和Instacart的额外支持。这场运动正在收集签名以获得投票资格。如果通过,这将使他们免受新的加州法律的约束,但会给司机带来一些好处——包括保证司机将比最低工资多挣20%,报销一些费用。

从12月初开始,也就是法律生效前几周,Uber开始对其在加州的应用程序进行一系列修改,承诺让司机“获得平台的完全独立性”。这些变化包括提前提供更多关于乘车的信息,这样司机就可以在同意接受或拒绝之前更好地了解他们从一次旅行和目的地能赚多少钱。此外,Uber宣布了一种新的票价结构,并正在选定的地点测试一种让司机控制票价的系统——要么基于Uber的基础、时间和距离费率的倍数,要么自己设定底价。

一位劳工领袖告诉美国媒体称,Lyft已经与劳工代表会面。据劳工领袖称,Lyft讨论的一个问题,是该公司面向网约车司机提供一些福利,其中包括可以组织工会,与此同时Lyft可以免于加州法律规定的就业保护和福利待遇义务。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自媒体,不代表科技讯的观点和立场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精彩推荐
网站地图 申博游戏登入 太阳城登入 申博游戏 申博娱乐官网
太阳城亚洲 太阳娱乐官网登入 申博娱乐开户 申博娱乐官网
申博登入网址 申博太阳城现金网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 申博网址
申博游戏注册 太阳城集团 申博现金网 申博娱乐手机版
申博 澳门新葡京赌场 百家乐 保险百家乐